《巨变——当代政治与社会的起源》读书笔记

 

 

卡尔·波兰尼的这本写于二战时的《巨变》深刻思考了百年和平之后世界大战伴随着全面经济崩溃突然发生的背后原因。他指出了巨变过程中“双向势力”(double movement)同时存在,即自由放任主义不断将市场扩大的势力以及保护主义不断努力将经济依旧置于社会框架下的势力。波兰尼本人,贯穿全书,显然是对自由放任主义的批判,认为这种不负责任的乌托邦主张是巨变中崩溃发生的罪魁祸首。

在由长期和平走向全面崩溃的整个进程中,自由放任主义在理论乃至信仰上不断地试图将经济运行从社会的束缚中挣脱出来。而波兰尼的分析则指出,乌托邦式的自由市场信仰会最终激发人、自然与生产组织产生自求生存的倾向。这种自我防御机制是本能性的。

这种笼统的概括,落实到实际生活场景中会更好理解。当如失业或是隐性失业导致的收入下降在社会上普遍出现这样真正的社会危机出现时,社会上自然会出现思考与行动来消灭社会危机,保护失业者在失业前的生活水平。随着自由放任主义的不断发展,危机的呈现形式越来越多样,诱因也越来越复杂,但自由放任主义的支持者总是对自身的逻辑推导信心十足,并且常常“责备保护社会的措施早已毁坏了伟大的创造力,将阻碍自由主义的势力诉诸于各类群体的阴谋”。

巨变发生过程中,很大的一个问题,就在于自由主义者对于自己的理论基础缺乏充足的、必要的认识。

很多自由主义者认为,交易是人的自然禀性,市场的出现才是人类经济史的正式开篇,它彻底释放了人类自然禀性的潜力。在此之前的生产、流通、分配、消费环节的运作,效率都是劣于自由市场制度的。在自由市场制度下,各经济体充分发挥比较优势,形成高效的职业分工。然而,波兰尼则援引不少的社会学研究指出,“与人类社会一样古老的职业分工现象,实际上是因性别、地理环境及个人禀赋之不同而来的;而将人类以物易物、买卖以及交易等看作是自然禀性是全然无稽的。”

在《市场制度的演进》中,他指出“真正的市场的起点是远途贸易而不是个人的交易习性”,远途贸易又是对外贸易的一种,而“对外贸易起源于冒险、勘探、狩猎、抢劫及战争等人类的本性”。历史上,存在着大量高效的,以“互惠、再分配、家计”为原则,在“对称、集中、自治”的社会组织下形成的具有制度化结构的经济过程。如果将自由市场作为唯一信条,那么“图利”就将是个体参与经济活动的最大动因。然而,与“互惠、再分配、家计”原则下,个体“满足需求”的动因相比,看起来只是参与经济活动的动机的简单区别,但预示了在自律性市场影响力不断扩大的时候,人们必须面临一个更大的问题——生命在一个复杂社会中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在自由放任主义者的观点之下,由于必须被市场所组织,劳动力、土地、资本必须被视为商品,也因而,政府对这三类“商品”的任何政策措施都是不合适的。但是真正的商品是“为了在市场上销售而生产的物品/买卖双方的实际接触点”,“工业生产的每一个要素都可视为为了销售而生产的”。在作为经济要素被处理之前,劳动力作为人类生命活动的必然过程而存在,土地还是军事、法律、行政及政治体制的基础、……这些“商品”本身不是被制造出来的,因而,这些基本要素只能说是“虚拟的商品”。然而,这些“虚拟商品”并不是能任意堆积或是无限使用的,完全使用市场机制将会“把文化制度的保护罩从这些要素上剥下”,使得人类命运、自然环境和购买力大小只能看市场而定,将会使得社会被摧毁殆尽——除非人与自然的本性在市场机制下能获得商业机构在市场制度下能获得那样级别的保障。

贫穷问题的出现还使得人们有了很多各异的学说,比如“山羊与狗的故事将人类的生物本能而非政治秩序作为一个社会既定的基础”,使得人们开始从兽性角度去考察经济与社会的发展。乐观的亚当·斯密则对贫困极为不解,认为“繁荣富强会下渗到一般的人民,社会分化加剧是不可能出现的。”但实际上,在社会发展进程中我们看到了“一般商业的成长,逐步依赖于工业生产”,而逐渐加深的专业分工导致城乡职业剧烈变动,在社会上引发了“高工资的谣言”和“对农务的嫌弃”,人类对精密机器生产资源的调度与安排最终没有引向涓滴式的经济增长,而是人们对如何对接工作的供给与需求这个问题更加迷茫了。各类的社会实验和社会学说最终导致了政治经济学的产生与社会的再次发现。

纵观全书,我们发现,自由市场主义的根本悖论难以消除——由于各类社会保护机制的反应是自发的,除非采取干预手段,不然无法使得自由市场的秩序不受到外部干预。由于自由市场主义的倡导者缺乏反省,经济自由主义的组织原则与社会保护措施的冲突,最终在和平之下早就形成了“长远的制度压力”,一旦加上社会阶级冲突的重压,灾祸也就随之而来。

波兰尼这本汇集众多材料和思想的名著,其最大的意义于我自己看来是让我们深刻反省纯粹自然科学主义在实际实践中可能带来的灾难性后果。我们永远都不应该以轻率的理由离开人文科学。如书中所言,解决世界上的很多问题,必须要有多角度的思考才行——“贫穷这样的问题有显著的意义:支配经济社会的法则并不是人类的法则,自然主义的阴魂纠缠着人文科学,重新将社会与人的世界整合成为了思想演进的一个目标。”在应对实际问题时,经济学课本我们要拿得起,也要放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