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释:无产阶级却是大工业本身的产物

(本文系《共产党宣言》导读期末作业)

《共产党宣言》(下简称“《宣言》”)开篇即言,“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这句话,将“一切社会的历史”归结为“阶级斗争的历史”。这句结论性语句的观点中,我们可以说,社会,在历史概念看来,便是阶级之间发生斗争之所在。

而恩格斯则于1888年的英文版中增添了脚注,回顾了哈克斯特豪森(August von Haxthausen)、毛勒(Georg Ludwig von Maurer)以及摩尔根(Lewis Henry Morgan)的研究线索,指出了成文史之前,不少地区的社会内部是不存在独立的社会阶级的,且“随着这种原始公社的解体,社会开始分裂为各个独特的、终于彼此对立的阶级。”

恩格斯在脚注中将史前的那些不存在阶级差分的社会称为“原始共产主义社会”。这段脚注补充说明了,社会阶级与阶级对立并不是人类历史中的原始要素,而是原始公社解体后才逐渐产生的。社会从最初的解体,到随后的分裂,其对立性也是逐渐增强的。

《宣言》是要让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纲领性文件,“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这一句判断代表的也就是共产党人的判断。带着这样的史观,共产党人审视历史,以期发现问题,溯源病根。那共产党人最终想要达到的是怎样的目的呢?在《宣言》第二部分的末尾说道,“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我们不妨这么理解,共产主义革命后,阶级与阶级对立将不再存在。既然共产党革命想要消灭阶级存在以及阶级对立,那么,回答这样一些问题就显得十分重要——阶级是什么?一个阶级的人因为什么而不再属于他之前所处的那个阶级或是联合体之中?哪些特征或是哪些标准区分了阶级?只有尝试去回答这些问题,我们才能逐渐对“我们从何处来?我们是谁?我们向何处去?”这样的基本问题在阶级视角上产生更清晰的认识,并凭借这更清晰的认识,来进一步明确共产党人要达到的目标究竟是什么。

既然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是对立的阶级,那么,要考察无产阶级是什么历史事物的产物,可以从考察资产阶级形成过程的角度出发。《宣言》第一部分写道,“现代资产阶级本身是一个长期发展过程的产物,是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一系列变革的产物”。《宣言》中还说道,“从中世纪的农奴中产生了初期城市的城关居民;从这个市民等级中发展出最初的资产阶级分子。” 而封建社会的灭亡的过程,也正是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发生一系列变革的过程。这些判断中,我们可以看出,马克思、恩格斯认为,现代资产阶级是与中世纪城市共同发展的,而中世纪城市的发展,也促成了封建社会的消亡。

中世纪城市的最初形态,是行商在编织经济网络的过程中于城堡或是教堂附近设立的持久性的贸易点[1]。为了摆脱人身依附关系(但同时需要牺牲在中世纪十分重要的封建主给予的人身安全保护),满足自身对人身、财产和贸易自由的诉求,许多农奴逃离了封建主的庄园,来到了城市[2]。随着时间推演,中世纪时期的社会阶级结构不再只有庄园中“封建主—农奴”的相依对抗关系,还产生了城市中“行会师傅—帮工—学徒”的相依对抗关系。

行会师傅以教授技艺的方式,压榨和剥削学徒的劳动,以产生服务或者产品。学徒在生产劳动的过程中,生产工具不属于学徒所有,生产出的产品也不归学徒所有。行会师傅因其这样的生产组织方式,可以被称之为最初的资产阶级分子。但是,这个时期学徒掌握的技艺是能够独立存在的技艺——是生产完整商品或提供整套服务的技艺。凭借这些技艺,就算脱离了行会师傅,尽管仍然处在行会的约束之下,他们依旧可以成为帮工受雇于其他行会师傅,获得与学徒不一样的待遇,或自己成为行会师傅,招收学徒和帮工。因而,中世纪的学徒不能说是无产阶级的。

在工业革命之前,城市主要是商业的聚集地,工业依旧没有取代农业成为最主要的产业,而主要的经济生产活动则依旧主要在庄园之中进行。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城市日渐兴起,商人阶级的力量逐渐扩大,商业的触角不断伸向更偏僻的庄园,自给自足的经济形态在整个欧洲社会占的比重越来越小,一个大范围市场的面貌逐渐越来越清晰。

此时,行会开始显得无法满足市场需求——各个行会在各自领域内对会员之间均衡势力的苦心把控,使得许多提高生产力的技术进步无法很快地被应用到实际的生产之中去。更大的市场需要更强大的生产力去填补。14世纪,分散的工场手工业(亦称“混成性的工场手工业”,与之相对的是“结合性的工场手工业”)出现于历史舞台上。铁匠们不再为了集体自卫而形成行会,而是受雇于拥有资本的商人,完成商人分配的任务并赚取报酬。分散的手工业对商人而言,组织起来更为容易,《资本论》第十二章提到:

……结合的工场手工业生产,只有在例外的情形下才是有利的,因为在家里劳动的工人之间的竞争十分激烈,生产分为许多性质不同的过程,使人们不大可能使用共同的劳动资料;而且在分散生产的情况下,资本家可节省厂房等的费用。

此时,尽管已经处于资本的指挥之下,但劳动者与劳动资料依旧没有分离,并且由于“各个特殊生产阶段之间的空间距离”、“制品从一个阶段转移到另一阶段所需要的时间”也依然存在,劳动者依旧有闲散的时间可以完成商人分配以外的其他任务。但马克思明确地指出:

这些在家里为一个资本家(工厂主)劳动的局部工人的地位,也是和仅仅为自己的顾客劳动的独立手工业者的地位完全不同的。

劳动在完成这些任务的同时,已经开始丧失了自己的独立性,其劳动已经开始变得商品化,成为了局部“工人”。劳动开始不再出于满足生活基本要求的oikonomik方面的动机,而是出于积攒财富的chrematistik的动机了。

至此,资产阶级的雏形和无产阶级的雏形已经慢慢展露了一些端倪。到了结合性的工场手工业出现时,他们的面貌都更加清晰了。在分散的工场手工业中还存在的工序之间的时间与空间距离消失了,零件分工进一步化为了工序分工。不同专长的工人们,聚集到一个工场空间中,在自己的岗位上完成重复而机械的劳动,他们的知识、判断力和意志对于他们所要完成的工序来说是多余的。此时,“局部工人所失去的东西,都集中在和他们对立的资本上面了。”。

1487年,迪亚士抵达了好望角;1492年,哥伦布发现了美洲新大陆;1497年,达·伽马航行到了印度;1519年,麦哲伦进行了第一次环球航行。市场的范围因为这些航海的惊人成就而进一步扩大,13世纪开始出现的圈地运动在欧洲不少国家愈演愈烈。运动中,佃农的土地被剥夺,“成为了没有土地、没有传统收入来源的劳动者,他们一贫如洗,被迫四处寻找工作赚取工资”[1]

这时候,我们面临了一个比较难以回答的问题:这些在大工业时代到来前失去土地的佃农,是无产者吗?

之所以较难回答,在于佃农的确失去了土地,也就是他们的劳动资料。但无论是《宣言》正文,还是恩格斯的《共产主义原理》,都强调说,“无产阶级却是大工业本身的产物”、“无产阶级是由于工业革命而产生的”。

但高远致指出,工业革命前的圈地运动并没有大多数人从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第一卷中所读到的那么惨无人道,而是较为温和,完全失地佃农人数较少,并且其中大部分成为了手工业者和小商贩[3]。尽管原先的劳动资料被剥夺,但他们通过劳动继续获取了新的劳动资料。

在进入大工业时代之前,笔者认为,早期现代资产阶级已经形成,与之产生相关联的两个变革概括如下:

  1. 生产方式变革:从庄园经济农业生产为主,到工厂经济工业生产为主[1]
  2. 交换方式变革:零散市场中发生物品与物品的交换为主,到统一市场上的货币与商品交换为主。

工业革命终于要到来了,但此时,无产阶级并没有产生,其他中间阶级也还没有开始出现真正的“日趋没落和灭亡”,因为他们的双手操作业务的熟练程度,尚使得他们的独立性没有泯灭殆尽。

工场手工业的成熟使得工人按照不同的熟练水平而被划入不同等级,领取不同级别的工资。手工业,手工业,当劳动成果不再体现劳动者的知识、判断力和意志时,劳动者在细节上,通过双手进行的操作,成了劳动者在产品中唯一能留下的印迹。然而,当真正的大工业时代到来时,劳动者的双手也很难再留下印记了,生产过程越来越多地被交给了机器,就算是造就了机器的工场手工业,最终依旧要被机器大工业所取代。《资本论》第十三章中提到:

大工业必须掌握它特有的生产资料,即机器本身,必须用机器来生产机器。这样,大工业才建立起与自己相适应的技术基础,才得以自立。

马克思还引用伦敦世博会期间发行的读物《各国的工业》中的一句话,说的是自动化的机床切削工具在切削金属材料时“轻易、精确和迅速的程度是任何最熟练工人的富有经验的手都无法做到的。”,并进而论述了工场手工业和大工业之间,因机器的广泛运用而出现的巨大差别:

在工场手工业中,社会劳动过程的组织纯粹是主观的,是局部工人的结合;在机器体系中,大工业具有完全客观的生产机体,这个机体作为现成的物质生产条件出现在工人面前。

大工业时代里,资本家们汇集资本,购买机器,安排生产。“社会化的工人排挤单个的工人”在工场手工业时期还是偶然现象,但当机器利用自然力,高速、精准地完成生产的每一个环节时,小手工师傅生产的成品,在价格和质量上再也无法和资本组织下机器生产的成品相竞争。“劳动过程的协作性质,现在成了由劳动资料本身的性质所决定的技术上的必要了。”如果不参与到资本裹挟的劳动分工进程中去,那么单个的生产者必定会被排挤。和蒸汽驱动的大型机器相比,劳动协作过程之外的,原来手工业者的生产资料显得无比渺小、效率奇低。

《共产主义原理》中说,“一句话,无产阶级或者无产者阶级是19世纪的劳动阶级。”工业革命之后的社会中,越来越多的人口脱离了自给自足的经济生活,陷入了大工业给世界秩序带来的无休止的自由竞争之中去。

在自由竞争之中,为了获得更多的利益,资本家不断地使用资本来增殖资本,而留给工人的,则只有勉强能够维持生计的最低限度的工资。而资本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又具有其社会性质,资本持有者始终凭借占有资本而拥有了奴役他人劳动的权力。

马克思在《雇佣劳动与资本》中定义了相对工资的概念。他认为,不论是工人拿到的实际货币数,还是这些货币能够购买到的商品量,“都不能把工资所包含的各种对比关系完全表示出来”,可以说,绝对工资无法反映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剥削程度。

工人利用资本家提供的生产资料,制造产品或提供服务后,创造了一定量的新的价值,这新的价值中,资本的增殖体现为利润,归资产阶级所有;有一部分成为了土地的租金,归资产阶级所有;那剩下的部分,才是归无产阶级所有。而这剩下的部分,与最终流向资产阶级手中的部分的比值,就是马克思所定义的相对工资。

接下来将《雇佣劳动与资本》第四部分的相关论述进行一下梳理:

  1. 定义:利润的增加体现为:资本家能用同一数量的劳动,购得更多的交换价值;
    1. 此时若资本家要增加雇佣劳动成本,那利润就不会增加;
    2. 也就是说,利润增加时,无产者劳动得到的报酬与资本家得到的纯收入相比,减少了。
  2. 判断:每一种商品的平均价格,或者说交换价值,取决于生产它的成本;
    1. 如果机器技术得到改进,同样的资本和劳动投入下产量翻倍,新产量的总交换价值并没有增加;
    2. 无产者在单件商品上的雇佣劳动价值,降低了。
  3. 判断:资产阶级的纯收入的总额是直接劳动[2]加到全部积累起来的劳动上去的那个数额;
    1. 资产阶级能有纯收入,纯粹取决于直接劳动所创造的价值。没有直接劳动,资产阶级就无法获得纯收入;
    2. 资产阶级纯收入是按劳动增殖资本的比率,即按利润比工资增加的比率增长的。

马克思就这些论述,总结说:“即使我们单只在资本和雇佣劳动的关系这个范围内观察问题,也可以知道资本的利益和雇佣劳动的利益是截然对立的。”

然而,就算通过自身的资本,奴役了无产阶级,资产阶级将人类究竟能带向何方?马克思在《雇佣劳动与资本》中的进一步分析说,

资本家努力的结果,除了必须在同一劳动时间内生产出更多的商品以外,换句话说,除了使他的资本的价值增殖的条件恶化以外,并没有得到任何好处。

早期资产阶级将工场手工业发展到了成熟阶段,进而孕育了机器大工业。到了机器大工业时代,再也没有可以逃离劳动协作过程的个人。资产阶级为了生存,不断扩张市场,不断升级技术,不断竞争以保持资本价值的增殖,越来越多的人被卷进这无尽竞争的宿命之中,为了提高生产效率,分工越来越简化,劳动者从事的工作越来越机械化,越来越丧失独立性,越来越容易被机器替代,越来越拼命工作,所有的劳动者于是越来越廉价地出卖自己的雇佣劳动……在机器生产技术的快速迭代下,失去资本增殖优势的资产阶级在竞争中落败下来,自己手中的生产资料也失去了价值,最终成为了无产阶级。

无产阶级的产生,就是源于这样的竞争状态。而这样的竞争状态,究其本质,就是因为机器的出现。在此之前,在生产上的竞争,终究还是人与人之间的竞争,生产工具和生产资料掌握在人自己的手里,每个人对生产资料使用的熟练程度一定程度上留存了每个人的独立性。而现在,最有效率的生产资料——大工业机器——却在生产环节上取代了越来越多的人,分工已经细化到了每个人对生产资料的使用效率不论男女,不论是成年还是幼童都已经没有区别了的时候,只能靠出卖劳动来维生的无产阶级,真正产生了。

资产阶级吸食资本增殖带来的收入,忙于应对竞争,却又无法逃出资本增殖条件恶化的宿命,也无法解决社会上出现的生产过剩危机。资产阶级的生存和统治,必须仰赖雇佣劳动的存在,“雇佣劳动完全是建立在工人的自相竞争之上的”,而工人们在压迫下必将联合、结社,进行反抗,这种自相竞争因为联合与结社而减弱乃至消失是历史的必然规律,因而,资产阶级的生存和统治本身是具有反动性的。尽管大工业的出现和发展是进步的,但就算资产阶级相互间的不断竞争使得大工业不断发展,也无法回避其自身存在根基的反动性。终于,我们对我们需要解释的这句话,有了稍明白一些的理解。

其余的阶级都随着大工业的发展而日趋没落和灭亡,无产阶级却是大工业本身的产物。

最后,让我们来尝试从《宣言》出发,尝试回答几个问题:

阶级是什么?

阶级生产力达到一定水平后,由于对生产资料的使用来生产创造价值的占有的方式和程度不同,分化而成的彼此间不同的,具有相近社会政治与经济地位的人的集团。阶级与阶级之间,同时存在相依与对抗关系。

一个阶级的人因为什么而不再属于他之前所处的那个阶级或是联合体之中?

他不能以之前阶级使用生产资料的方式,生产出相应水平的价值。

哪些特征或是哪些标准区分了阶级?

社会政治地位与经济地位。

也有批判指出,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理论将复杂问题过于简单化了。布达佩斯学派就持有这样的观点:资本主义社会是功能化分层的社会,而不是阶级化分层的社会,阶级的二分只是社会发展中的一种倾向。马克思的方法,将社会中的权力关系——依附和统领还原为了经济剥削关系,社会结构被还原为体现了经济依赖关系的社会经济结构,相应地,社会斗争被还原为阶级斗争。[4]卡尔·波兰尼认为,从阶级视角分析社会演变过程不能得出令人满意的结论,他说:

  1. 社会演变会决定阶级本身的存亡(而不是阶级的存亡导致社会演变);
  2. 阶级利益只决定该阶级本身的目标,该阶级并不一定能与其他阶级发生影响社会演变的互动。[5]

他们提倡的,是从社会权力网络的构建来审视历史演进,社会个体并不作为某一社会阶级而存在,而是作为个体在社会中进行斗争。但机器大工业统治下的社会个体,究竟应该与社会中的哪股势力进行斗争?

机器?

无产者最后还是要联合起来的吧。

参考文献

[1]   HEILBRONER R L, MILBERG W. 经济社会的起源 [M]. 上海: 格致出版社, 上海三联书店,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2.

[2]   厉以宁. 资本主义的起源——比较经济史研究 [M].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03.

[3]   高远致. “圈地运动”为什么没有引起大规模社会动荡? [M]. 2014.

[4]   颜岩. 资产阶级社会真的无法超越吗?——评布达佩斯学派的资本主义观 [J]. 马克思主义与现实, 2012, 4):

[5]   POLANYI K. The Great Transformation: The Political and Economic Origins of Our Time [M]. Beacon Press, 1944.

脚注

[1] 抑或者说是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说,“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础是:生产的物质条件以资本和地产的形式掌握在非劳动者手中,而人民大众所有的只是生产的人身条件,即劳动力。”

[2] 直接劳动与间接劳动的区分是李嘉图的理论贡献。全部累计起来的劳动中有间接劳动的部分,间接劳动的成果体现为已经由资本家通过资本占有的生产资料,例如机器、工具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