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理想中的通识教育体系》引言与目录初稿

《我理想中的通识教育体系》

引言(初稿)

在现代高等教育中,通识教育是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在中国,由于义务教育阶段到高中应试导向以外的教育理念实质落地之缺位,高等教育中的通识教育实施更具有迫切性。上海科技大学的通识教育,在我理想中,其终极目标应当是塑造“完人”,但其基本的落脚点应该是“成人”教育——明确自己于社会之地位,以进一步成为具有国际视野、中国情怀、创新思维的栋梁之才。

从“形而上”的角度而言,通识教育需要补充与升华每个人的教育体验,其参与者——不论是顶层设计者,课程实施者,还是学生,都应当在通识教育中不断对个体自身,对社会,对世界的一些宏大的本质性问题进行思考。在教育过程中,能对国家的历史有一定的了解,主动去接触多元的文化构架,感受到现实社会的充分复杂性,并尽可能形成解耦现实问题,尽可能发挥个体作用,去改善现状。哥伦比亚大学将一些基本问题罗列如下:

What does it mean, and what has it meant to be an individual?  What does it mean, and what has it meant to be part of a community? How is human experience relayed and how is meaning made in music and art? What do we think is, and what have we thought to be worth knowing?  By what rules should we be governed?

在后文详述之前,在此需要强调,这个角度上教育预期的实现,尽管更重要的是视野的形成和方法论的掌握,但依然需要学生对历史事实等记诵性的内容有一定的熟悉。

从相对而言“形而下”的角度出发,中国当下的高等教育,尤其是上海科技大学的教育,需要帮助学生跳出局限的就业观,充分了解国内深造、出国深造、直接就业、直接创业对自己、对社会意味着什么,找准目标后应该主动去学习和掌握哪些技能,理解与运用哪些思想与方法。

在此之外,需要强调的是,为了使得上海科技大学能真正严格实施“学术诚信”的相关规定制度,必须开设学术素养课程,弥补高等教育之前的课程体系的不足,在大学生涯的一开始,以课程或者讲座的形式,阐明基本的学术写作规范,明确学术违规行为的认定,对Word、LaTeX等排版工具,以及一些学术剽窃的检测工具进行一定的粗浅介绍是规章制度落地的基础。

这份讨论稿的形成,主要基于我个人对上海科技大学前两届本科生的实际开课情况的体验和观察,并综合了我与部分本科生同学、专业课教授、通识课授课教授/讲师、学院行政人员、学院领导、学校行政人员与学校领导的一些交流。

在分析各类意见与阅览各类文献后,个人认为,通识课程开展得好,一定要有清晰的定位、明确的目标,形成可操作的量化考评方法以作课程质量把控的参考。在做一切的规划之前,必须认清上海科技大学的核心竞争力之所在:对专业知识与技能的深谙与开拓,以及对专业领域探索的热情与激情。

上海科技大学不是文理学院,也不应该是文理学院,上科大是一所小规模、研究型、创新型的大学。除了一般大学的资源,还拥有中科院的诸多资源。上科大不仅是要为学生开设通识课程,还必须推动将通识课程的意旨与专业技能结合起来,尽可能地反哺社会。在通识课程的顶层设计中,必须要带着“学科交叉”、“动手去做”的理念去推动。

在具有上科大特色的通识课程体系的建设过程中,必须综合统筹各个单位的努力,协调各类学术与非学术类活动与安排,如创管学院开设的一系列非STEM类课程,如“走进科学”、“文明之光”等体验计划、如学生会/团委(筹)与各个社团的活动(Seal Stage等),如实践领航计划等。也必须认真考虑导师制在通识教育中的实际角色。

如何做好通识教育,是全球高等教育界都在面临的难题。在学校初创阶段,时刻紧跟国际教育界最新趋势,及时找到施行过程中的问题与弱点,积极鼓励参与者的沟通与反馈,尽早明确最低标准,是十分关键的。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建设一个好的,达到上科大各个成员心理预期的通识教育体系必定是艰苦的、也许永远看不到终点的奋斗。接下来,我将进行一些不成熟的比较研究与探讨。

目录(初稿)

1 引言
2 上科大开展通识教育的资源渠道梳理
3 通识课程的两种组织形式:特征与优劣分析
3.1 核心课程型
3.2 分类必修型
4 通识教育模块的划分
4.1 军政素养与当代中国
4.2 语言基础:听说读写
4.3 学术素养与逻辑推理
4.4 人文感知与经典导读
4.5 艺术实践与美学理论
4.6 沟通能力与心理研究
4.7 世界探索与社会科学
5 教学形式的探索
5.1 军政训练
5.2 小班讨论
5.3 讲座课堂
5.4 实践体验
5.5 导师小组
5.6 主题作坊
5.7 讲座报告
5.8 在线课程
6 各地区通识教育情况的比较研究
6.1 美国
6.2 欧洲
6.3 日本
6.4 东南亚
6.5 港澳
6.6 台湾
6.7 大陆
7 人文艺术社科通识课情况调查数据反馈分析
8 基于现状的具体改善建议
8.1 《课程代码编写说明》的修订建议
8.2 课程大纲格式与选课指南内容的修订建议
8.3 加强核心课程的建设与创新,防止课程碎片化
8.4 开设学术素养基础课程,落实学术与学术诚信规范的实施条件
8.5 根据各个学院本科生教学任务的情况,不盲目追求三院一致的通识教育培养方案
8.6 加强学院与实际开课单位的互动,鼓励课题性课程的开设
8.7 在学分上进一步摘帽,从开课单位导向转变为模块导向
8.8 通识师资招募中需要对应聘者或开课者的基本科学素养进行考察或者普及教育

《《我理想中的通识教育体系》引言与目录初稿》上有1条评论

  1. “解耦现实问题”===有误字吧?
    “这份讨论稿的形成”====这是一份讨论稿?
    “5.7 讲座报告”====你指的不是圆桌报告?这个概念有点儿怪。
    “通识师资招募中需要对应聘者或开课者的基本科学素养进行考察或者普及教育”===这一条是基本什么样的考虑?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