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展结束倒计时3小时-检票入口

第几次书展了来着

又是一年书展了。走出大门的时候,中苏友好大厦顶上那红星已经通上了电,亮得真好看。离展览结束还有两个小时,门外还是有排队买票的,有排队安检的,和排队迷路的。马上,很多人和书的下一次相约,就要等到明年了。

沿着南京西路往地铁站走,新建的静安嘉里中心、静安香格里拉酒店和芮欧百货早已把静安寺商圈的模样打扮得不能再洋气了,跟一路向东的上海商城有着一样的高端气质,外表是光鲜得太多了。书包里装着刚买的四本书,不算很轻,荷包倒是早就如释重负了。明年到底来不来?图书馆摊位志愿者站了快七小时,自己又逛了两个多钟头,走路有些迈不开了,脑子也是转不太动,想不出个答案来。

来书展,不能头上来。一年没碰过几本书的人们猛扑进场,冷气下面到处是“买买买”的热火朝天,新闻里大赞家长们“培养阅读习惯从小时候抓起”的行为(难道还“白了头,空悲切”的时候抓起来?)。

也不能尾巴上来,几个书架甚至都倒了,展位上的人都纷纷盘算起没卖光的书是运到火车站旁边的书库呢还是运到清峪路的书库,几本不是那么优秀的书那白花花的纸在贴了木纹的架子上愈发地显眼,还有各种语种的《包子治理说》在向你蜜汁微笑。

当中呢,一般都是周六周日,虽然是那一个锣鼓喧天,彩旗飘扬,但是读书交流啊、展商活动啊也是搞得风生水起。来一场,看热闹和买书都能兼顾了。

读了大学,翻翻亚马逊和京东的记录,基本上不是机械工业出版社,就是人民邮电出版社,还有东南大学出版社、电子工业出版社、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出版社和清华大学出版社。这些出版社,来不来书展,销量都是那样,也根本瞅不见他们的一点痕迹。

文史方面的书,没有了高中老师的推荐书单,竟然已经不知道该怎么买了,也深深仰赖着接下来学校要开的经典导读课,彻底放弃自己主动读书的权利,一本都不要买了罢。最后一天了,一位老大爷看着别的书渐渐售空,陈寅恪先生的书倒是摞得高高的,叫了好三声“这么好的书,没有人买诶!”企鹅图书专柜上,经典图书封面设计衍生出的护照夹、钱包、马克杯是供不应求,摘录有最精辟语句的小黑本也早就售空,唯有全文印本,七零八落地散在书架上,大概是卖不完了。这些年来,这类书也是尴尬,要我,图书馆看一遍也就放回去了,自己收着的欲望是越来越不见踪影了。

书展曾经让我欲罢不能,因为我第一次遇到《可怕的科学》就是在书展的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展柜里。《可怕的科学》里的“经典科学”和“另类新知”可以说是我内心对科学的所有好感的最初源头。中福会出版社的《地铁智慧手册》让我通过地铁一下子进入到运营管理、Typography、城市规划、物理等多个领域之中。这次书展,一番搜寻后,最后抱回了4本书,《上海百年建筑史(1840—1949)》、《上海制造》、《建筑的意境》、《现代建筑:一部批判的历史》。相信这些书,就像《西文字体的故事》一样,你在网上兜总是都得到的,就是遇到他们会晚一些。

书展也曾有过些许落寞时分,改在世贸商城举行。但今后应该是不会落寞了。就算是几个中学生嘻嘻哈哈在里面逛一圈也算是参观书展的合理方式吧。

对我来说,书展不是什么真正能买书的地方。在上海书城5楼一站,各种理工科全套影印版就摆在你眼前,但是这类书在书展基本上是一本都见不到的。所以,作为一个理工科学生,明年还来不来书展呢?来吧,只是在场内逛个2个小时就撤吧。今年汪涌豪老师在上海图书馆主讲一个书展配套讲座,由于其他事情没有听成,明年还是多到这种“周边网点”来提取一些书展福利吧。

One thought on “第几次书展了来着”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