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我的2014(更新中) / Retrospect of 2014

往年这个时候,我一般是坐在家里,看市长的新年贺词。虽然新年贺词不是新年就录下来的,但听起来总是心有戚戚焉,那是与一座城市同迈进、与一个时代同迈进的感觉。再是陈词滥调,新年新气象之面貌是不会缺失的。

那今年,干了些什么?0点前,五六台照相机,五六个三脚架,从宿舍底楼拍到宿舍11楼。荧光棒、手指LED灯、发光竹蜻蜓……各种光绘玩得不亦乐乎。再往前三四个小时,复旦张江校区的大礼堂里坐满了上科大的学生和老师。声声欢笑,阵阵乐语。一个又一个节目过后,大家都冲上台去与校长合影,气氛好到不行。

说来也巧,上一次这么认认真真地回顾一整年是中考完的那一年。或许事到如今,人生“下一站”的概念才愈发清晰起来。每换一次车,遇见好多新的人。你以为你会固守自己原来的样子,其实你被改变得是有那么多。不同的氛围、角色的转换、思想的方向……最怕的,还是技能无增只减,或者是落入泥沼,无法自脱。

一月,干了些什么?首先掌握了Word的自动信函功能,和Excel结合,具有巨大的应用潜力。我目前一直认为这是演示数据库应用的最好例子之一。23号去看了草间弥生的展览。人民公园里的MoCA难得如此人山人海,但几番等待后进入镜屋,全身心只剩下了惊奇。在洁净的家还见到了陈慈钰学姐在做志愿者,真心敬佩她。这前后还看了些许零散的希腊神话故事,来补补西方文学基础知识,感觉简直各种志怪。29号前后做了个简单的PHP+MySQL应用,主要还是跟着Head First学的。接下来的大事就是过年。这期间零碎学了点CSS,重做了自己的个人网站引导页。

二月,做了些什么?16号,和老爸去最近的魅族专卖店买了台MX3回家,给老爸用。不得不说Flyme的界面设计从美术角度来说是最合我胃口的,性价比还行,但是发热可怕。刚开学那一阵,我记得各路自招上马,班级里心思涣散的。北约的北约,华约的华约,卓越的卓越。各种课外辅导班和辅导材料一哄而上,就为了3月头上的千里挑一。其他事情,基本没做。毕竟高三下学期,上点心是必要的。

三月,大事发生。8号,MH 370航班失去联系的消息传遍全球,各路救援接连出动,自己一直关注着新闻进展。9日,上科大校园开放日,遇到了如今的三位同学:强百强、宋嘉菲和王俏琦,还被拍进了BBC的纪录片。剩下的更多的时间,我想是奉献给了圆锥曲线题吧。

四月,有些自我放松了。5号,看了龙美术馆的开馆大展,看林风眠的画,也看宋徽宗的画。徐汇滨江的独特气质、清水混凝土的建筑语言、从古到今的丰富收藏,综合在一起,品品就醉,想想就美。17号前后,在Flickr上林林总总传了许多照片,可惜现在账号也忘记了。19号,春天似要离去,在小区里端起相机,拍了又拍。第一次尝试UA的跑鞋,轻得一塌糊涂。24号,Elon Musk到访上海,途径上科大,上科大邀请了参加过校园开放日的同学前去围观,我也兴致勃勃地去了。

五月,波澜不惊。1号,填起了志愿草表,离高考又近了不少。20号,普京访华到访上海,一下飞机那伞就开花了,曾经让我笑了好久。也是20号,Surface Pro 3发布会召开,标志着微软发展的新阶段。28号,学校开始组织毕业拍照,大家躲着镜头,却又在关键时刻丢掉一切的节操。夕阳洒向堆满书的桌子,桌子一张又一张成了背景,前面的两三个年轻人咧开嘴或是做怪腔。当时舌尖尝不到的味道,如今在心头也浓厚得不得了。

六月七八九,高考只求溜。住进广东路上的一家小酒店,每次通向高考只要走上10分钟不到。一场场考试,主场作战让心情安稳了不少。第一天考完,和老妈散步散到外滩,吃的麦当劳,见便利店就进去买点东西,安逸得很,我感叹道“住市中心真好”。最后下来,物理数学不好不坏,英语发挥失常,上天也算是没有太眷顾我吧。好玩的是,当时没记住的“玻璃 尼龙 羊毛 丝绸 棉花 纸张 硬橡胶 晴纶 聚乙烯 前带正后带负”到现在还是没记住。

8号考完,就开始在亚马逊上买书看,在京东上买ZOOM H1。9号,刘翔来访格致,各方媒体把操场塞得满满当当。看完刘翔,坐20路到老爸单位,又坐老爸的电瓶车回家。途径强家角桥,周边已经开拆不久,随手拿起相机就是几张。

11号,GSMA,亚洲移博会,和一位在W3C工作的姐姐聊上了,说“钱不多但见到的都是业界大牛”。最被惊艳到的是Oral-B的智能牙刷套装和集成在织物纤维内的传感器网络。下午马不停蹄地到学校看毕业典礼的彩排。那些分数未出的日子,天高云淡,自在奔放。13号又去GSMA听了一场Wearable Devices的Seminar,Bateman Research的一位大叔很友好地跟我说,苹果最近都招了8个专职医生了,年底之前肯定要出手表之类的玩意儿的……我说,不靠谱吧……大叔说,圈内那么多年苹果的事情猜都不用猜……话说明年GSMA升格成了WMC上海,混个入场证就没那么简单了。

14号,上海博物馆,本土文物展。15号开始,世界杯。15号,回到再也回不去的洵阳,瓦砾满地,曾存于此的生活仿佛遭受了一场完整的毁灭,勾起了我无限的遐想。21号,原来没有暑期出行计划的我突然和老妈觉得该去一次日本,在途牛一看,就下单了。22号凌晨,看了《布达佩斯大饭店》,茨威格的故事被演绎得颇具古韵,当时自己看着十分入迷。当天毕业典礼彩排,又回了格致,接到任务,一堆幻灯片改到23号的凌晨。

23号,毕业典礼,场面很大,故事很多。结束以后找了不少小伙伴拍毕业合影。下午已经是累成翔了,平生第二次自己走进星巴克买饮品,摩卡星冰乐,一杯磕完,正好去散伙饭的地方准备准备。散伙饭完了之后,一起唱K。曲终人散,十点多的西藏中路街头,一个人脖子里挂着单反,踱步到地铁站,心里也竟然有了些淡淡的忧伤。

26号,高考出分,应该进上科大了,但净分没有达到预想。27号,大家陆陆续续去学校交成绩单,下午直奔徐家汇提新的电脑Y430p,直接插了第二根8G的内存。当时也纠结过,这么厚重的电脑,带起来不方便。事实就是这样,带起来不方便。但i7 4710QM是这样的魅力难挡,你懂的。

七月夏盛时。2号,和老妈、外公外婆一起到杭州一逛。西湖新天地、龙井、灵隐……反正就是走了不少地方,外公外婆脚力超好。杭州的平价菜馆也是一家家吃过来,就是没吃外婆家。动车来回,神气清爽。12号,和江静粼同学一起把毕业典礼实况视频搬上了B站。考完一个多月,对自己的感受就是不会玩,不知道玩什么好,于是开了个Machine Learning的公开课,半途荒废。20号,福喜食品出事。21号,把拍的毕业照整理成明信片尺寸,在网上下单。24号,上科大的录取通知书通过顺丰寄了过来。25号,去邮局寄了第一批明信片。28号,开始认认真真搞日本出行计划。

八月,四处逛,除了没往南走,上海的东西北方向都有了我的新足迹。1号就去了ChinaJoy,几个人一路逛完竟然一起回人广,中福城三楼椅子一搬,手柄一搓地就开了。2号走上了一段奇妙的自驾游路线,上海—宣城—武汉—宜昌—神农架—恩施—张家界。一路土石崩塌、国道堵车看得心塞。感觉在宣城这样的小城市能活得很滋润,感觉武汉和上海几乎没有差别,被神农架和恩施美得迷倒,张家界限于时间竟然只逛了巨坑的宝峰湖。10号,一个晚上的硬卧终于把自己颠回了上海,在车上刷完了LL动画。

13号,没休整多久,带着移动Wi-Fi和各类凌乱的旅游资料就登机去日本了。东京—京都—奈良—大阪,和老妈一起暴走在各个城市的街头。东方明珠、金茂大厦和环球金融中心都没登上去过的我,登上了六本木Hills和日本最高,俯瞰关西的HARUKAS。京都商业街上的各色美食和奈良商业街上精致的礼品深得我心。由于是自由行,全程的電車体验简直是太赞。膜拜了MUJI Found,爱死了日式园林,深深沉沦在国立博物馆的丰富藏品中。建筑、食物、服务……诶,真的,反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暴行与不思悔改的态度)可以,但去看一看绝对不是什么坏事。18号,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回到了上海。

26号去上大嘉定分校串门,一览嘉定镇镇上的风貌,三个基友面色红润,血气方刚,谈吐流利,行为得体。30号,蔡国强九级浪,赏《静墨》,心尤喜之。30号约了班长薛敏和NYU女神,忘了契机是什么,反正在必胜客里浪得很开心。

九月九月,都没开学。2号,继续按捺不住寂寞的我跃然跳上海航专线前往上海的最南边,去看看奉贤的基友们是否安好。3号,在麦当劳再也买不到奶昔了。6号,龙美术馆电影展映,记得片源是一刀未剪的,引出了些许尴尬。7号,回小学看看老师。10号,iPhone 6发布会。12号,回初中。15号,报到,军训开始。……(以下略)

十月。18号,NYU上海行与王宁佳、郝泳静的20岁生日轰趴。31号,万圣节派对。

十一月。6号,工博会。8号,格致140周年校庆,回校,发烧。23号,《独有风味的大一进行时》。29号,M21开馆展《多重宇宙》。

十二月。14日,琉璃艺术博物馆。27日,MX4 Pro入手。

人的物化程度有所上升,不过也在所难免。2014,总的还是有很多精彩值得回忆的。

One thought on “那个我的2014(更新中) / Retrospect of 2014”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