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不测风云

“精神症”、“偏执”、“敌对人格”、“幻想”、“狂放不羁”……周三下午,三封邮件,裹挟着一个又一个耸人听闻的心理名词先后落入了各位同学的邮箱里。“十六种人格因素评测(16PF)”先敲响了门,“UPI大学生人格测验”紧随其后,“SLC-90心理健康测试”来了个漂亮的收尾。

一般来讲,心理测试报告带有极强的隐私,他或许透析了我们“人性中的弱点”,也许藏着不少我们自己都无法理解、不愿承认的心理细节,优秀的心理测试报告,有时甚至“比我们更了解我们”。

不过,在这次的心理测试报告中,各种自相矛盾处、欲罪何患处、夸大其辞处无不刺激着上科大各位机智勇敢、心理健康的少男少女的吐槽之心,大家在主群、QQ空间与朋友圈各种“果断晒起”,肆无忌惮地争夺着心理阴暗王与天真无邪王的宝座,一洗理化及高数/数分考试中长久积聚的无边压抑。

比如信息大神L,测试报告说他“吃得太多,胃口不好,喉咙有梗塞感”;信息大神Y得分直超160;某乐观开朗的扬州同学被测出“内向、羞怯而审慎、拘谨”;某华二奔放开朗、不拘小节的同学获评“感情易受伤害”;某住院前后都满面红光、四处搭话的女生被判定为“不爱说话”;正在写这篇文章的天真无虞的作者则被善意地提醒“有轻微的精神分裂症倾向”。

心理测试,测试的只是心理吗?到底测了什么?测出来的结果除了茶余饭后你吐我吐大家吐就没有什么别的用处了吗?要知道,心理学本科毕业拿的可是理学学士学位,心理学家们也是学过高数和统计的。

16PF测试起源于1946年。那年,美国伊利诺伊州立大学的Raymond B. Cattell教授拿着统计学界从Pearson皮尔逊积矩相关系数理论发展而来的因子分析理论,跃跃欲试想要运用到心理学界,最后的成果便是大家做的问卷。

UPI测试可以追溯到1966年,而大家做的版本在1993年经过了清华大学心理学教授樊富珉等人的修订。这份报告中,大家可以看到许多需要重点关注的温馨回答,提出了很多建议,是为中国大学生特别优化过的一套测试。

SCL-90测试定型于1975年,与前面分析、给建议不同,更多注重的是症状的发掘。

学校进行心理测试的平台是Psychoknow,相信大家在校园开放日就用过了,对它应该并不陌生。Psychoknow做的其实仅仅是把传统的纸质表填写、评价流程放到了网上,并未对原始的心理学表格做了太大的修改,以使得整个过程更加客观、无主观因素干预。

机器,毕竟是机器嘛,输进去的心理学知识,毕竟也不是计算机学家编制的,所以结果可能并不是最准确。“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现在我们这些大学生毕竟不像以前的大学生,必须搞个集体崇拜,自然而然有个精神归属。说不定大家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都很痛苦呢。

也许和兄弟道里或闺蜜道里聊得热闹,但却不一定聊得到心坎里;也许想一个人单独待会儿,浪人们却要拉你去长泰不好拒绝;或许几天不洗衣服,患上了懒癌……

如果真的评分给了你个警报,你又觉得好像有这么个事儿,心理老师每周都在书院底楼心理驿站值班,为什么不去坐坐?当然,自己觉得心理健康,那就一切都好啦。

测出来还好。就怕,心有不测风云。落到最后,逼格高高地“做个孤独患者,自我拉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