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不知所云!

倘若你是这样一个逍遥法外的罪犯,再一次压低你的帽檐,将口罩拉得老高,在既风又雨的街头行走着,看到的是数量不断增多的YOU ARE WANTED,以及日益粗大起来的悬赏金额,你会作何感想?

记得命案刚发时,我们正要出发前往南京。记得在公交车站把调查问卷拿出去,谈到治安问题,就打开了南京人格外新鲜的话匣子。

我觉得我在至今走过的16年又4个月中,确实已经成长了许多。很多人说,到了这年纪,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都应该确立起来了——我有那么一点朦胧的感觉,但世界变得太快了——分子运动越快,温度越高——于是这些“观”至今还没有一个可见的形状。

但我又想要否定我的成长。我觉得自己的改变不过是社会改变的副作用罢了。小时候我天真无邪地审视着这个世界——人民广场的广场鸽是那么洁白无束,博物馆美术馆里是如何地装满了奇珍异宝,112在人民广场上车的人都和我共享一个目的地……唯一有些遗憾的记忆,也不过就是在眼睛漫过外滩防洪堤时看到的脏脏的江水和飘过的一只死猪。

那时候的世界,应该也是很美好的吧……至少那时,南京东路西藏中路口的天桥上,延安东路到头的那第一弯尽头,没有用iPhone与耳机装出的冷酷,没有全民LV、Burberry、Gucci、Coach等等的盲目,没有在明媚阳光下看不到一缕希望的忙碌——放眼望去,何处不是自有腔调,逍遥自在,繁华迷人?

那现在的世界和现在的我呢?星期一的早上,我光顾了人广大三角新开的那家McCafe,想起从未迈入过星巴克的大门,我轻率地为自己而笑了。当伙伴把小杯拿铁端到了我的面前,我又一次嘲笑了自己——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去喝它,到底是先处理奶泡,还是先处理咖啡?

我拿搅拌棒一搅动,奶泡失了形状,还有些溢出。而咖啡明显不该这样品尝的。

我有些窘迫。但是我往身后一望,相对于那些极快地穿梭在换乘地带的人们,我又是算不上怎么窘迫的吧,倒是有些酣畅淋漓、逍遥自在——一些人也许刚从严丝合缝的8号线车厢走出吧,一些人或许今天真的要迟到了呢。

这就是现在的世界和现在的我了吧。

小时候,人民广场就是人民广场。现在,我在这里读书、经过,每天要呆上几个甚至十几个小时。小时候看到的是广场鸽、博物馆、美术馆,现在,看到的是满眼忙乱,不知所措。

这个社会都没了目标,我个高中生怎么会找得到?

瞎扯了吧。对,这就是不知所云。

扯得很远。其实,我要是他,我或许什么都不会想,连怕都不会怕。做了案,这样惊天动地的案,他的神志也许早已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范畴吧。

我突然有些害怕。如果这个社会继续这样没了目标,我有一天会不会也疯狂地拿起一把手枪,刺痛一下社会那仿佛已经永远死去的神经?

嘿!这纯粹是不知所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