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他,他和他们的琴

这一曲,谁都再也熟悉不过了。当春日的风儿拂过大地,两只彩蝶扑打着翅膀,又一次奔向了自己的天堂。只不过,这一次,那翅膀拍打得格外吃力,但彩蝶又飞得那么高,飞得那么远,飞到了每个人的心中。

他说,他续写(了)生命。他,侧过身,不愿面对着大家,在哭泣。

他摩挲着双手,那不再能操控自如的双手。他,不知该将手放在他的背上,还是和他一起从空中共同拾回那些飘落若失的音符。

第一次看见他走上舞台,并没有什么好感——没有萌系小男生的可爱,也没有铁血汉子的霸气——可琴弓被忽快忽缓地拉动起来时,我无法再评价他了,那是超乎我认知范围的。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他的思想,他的技艺,或许早已在琴弦震动中超乎常人许多了吧。

中风,是多么无情的强盗。它抢走了一个人为时间做出新贡献的全部能力,甚至让身体都不属于其原有的主人。幸而它是无法偷走过去的。

当小提琴沉淀了深深的期盼被封入了琴盒,对于那个再次演奏它的年轻一些的生命,该怎样肩负那样一段璀璨的历史?

过去的,早已过去。

未来的,源于现在。

其实,只要背上它,继续行走,就是了。

这是他,他和他们的琴。

他,带着他和它,正在继续行走着。

《这是他,他和他们的琴》上有1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